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传媒动态

20170311证券时报:中科创星:做中国最好的“硬科技”风投

时间:2017-03-13  来源:文本大小:【 |  | 】  【打印

  证券时报记者曹桢

  在西安,有一家中科院西安光机所,近年来屡屡被国家领导人视察、关注。西安光机所除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外,还积极探索科研体制机制改革,努力破解“科技与经济两张皮”难题,提出并实践“拆除围墙、开放办所”理念,近年来孵化、投资了140多家高科技小微企业,成为高科技成果转换的成功代表。

  他们如何取得了上述成绩?近日,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西安光机所联合社会资本发起的国家级一站式硬科技创业投资孵化平台——中科创星投资总监、西科天使董事总经理王博。

  强国需要发展硬科技

  “我们投的基本都是硬科技企业。”王博说,他负责中科创星的风险投资业务,项目的筛选、审查,对于被投企业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关。什么是硬科技呢?“硬科技”概念是由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提出的,“硬科技是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区别于由互联网模式创新构成的虚拟世界,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具有极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是对人类经济社会产生深远而广泛影响的革命性技术,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动力和源泉”。

  麦肯锡把中国的创新分为4种,一是客户中心型创新,代表公司如阿里巴巴和小米等互联网公司;二是效率驱动型创新,代表公司如富士康等制造公司;三是工程技术型创新,如电信设备、风力发电、高铁等高端制造公司;四是科技研究型创新,如生物科技、半导体设计等科技公司。在前两个创新领域,中国已然在全球属于领先地位。只是,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这类创新带来的价值开始萎缩,需要从其它类型的创新发力。

  王博认为,“中国到目前为止,科研创新的主力军还是在科研院所和高校。所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创新的主体还不是企业,而是从科研院所向企业过渡,这时候要打通科研院所和企业之间的连接渠道,让科研院所和高校把他们科技力量释放到企业里来。”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的科研投入每年有1.4万亿,居全球第二。再过10年,这一投入就会达到全球第一。差距在于转化率。目前,发达国家科技成果产业化率为25%,我们只有5%。我们的科研人员的数量实际上已经成为全球第一,所以说只需要把科技成果的转化率提高上来,就可以超过美国。

  多种模式同步孵化

  如何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率?如何让硬科技企业快速发展起来?这是很多科研机构都在思考的问题。王博说,很多科研机构就只有专利技术,“几张桌子、几台电脑”,是典型的轻资产公司,他们的专利技术在产业化之前,几乎没有可能从银行拿到贷款。因为这些专利技术并不具备可抵押物的性质。

  “大部分的风投公司,对被投企业的盈利期限都作出了明确的要求,这样就对企业的成长性造成了压力。”王博说,国内风投企业做投资时,一般是“2+1”或者“3+2”,也就是说他们的投资要求企业在3到5年内产生盈利。而中科创星的投资年限则长达5年、7年、9年乃至更久。在王博看来,“初创企业好比是刚刚学步的孩子,你指望他两三年就跑起来,是急功近利的做法。”

  针对硬科技企业,中科创星设计了多种孵化模式。首先是股权激励。通过“科研人员持股、技术团队持大股”的激励方式,研究所参股不控股、孵化企业但不办企业,去行政化,寓监管于服务,让企业成为创新主体,充分发挥企业经营自主权,按照市场需求安排部署研发计划,彻底改变科技成果转化的传统路径,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其次是专业孵化。中科创星通过专业化众创空间,为创业团队提供专业知识、专业技术、专业导师、专业装备、专项基金、专业团队等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和服务。目前,中科创星拥有多个创新空间和孵化器:光子集成及下一代芯片技术专业化众创空间、军民融合暨光子制造技术专业化众创空间、青年科技创客专业化众创空间、光子产业企业加速器。

  中科创星还联合多家机构发行了多支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如西科天使一期基金(1.3亿元)、西科天使二期基金、西科天使三期基金(5亿元)、大数据基金(1亿元)、光电子集成电路基金、军民融合基金等基金。

  王博介绍,中科创星还致力于创新创业热带雨林生态的营造。中科创星营建了集科技创业者、投资人、工程师、创业服务者等多种要素为一体的创新创业“热带雨林”生态模式,围绕光子制造、光子信息、生物光子三大产业集群,打造创新生态+创业生态+产业生态,形成领先于未来的充满活力的科研机构。

  另外,中科创星还积极吸收社会资本。通过积极吸引并扩大社会资本进入研究所参与科研活动,并逐渐增加社会资本所占比例。同时,建立适时退出机制,让中科创星始终处于不断创新孵化的“饥饿”状态和激活状态。

  硬科技护航中国梦

  借用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廖建文的一段话:“中国受到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们,聚集在被称为‘创业导师’的中年男人们周围,一起彻夜不休地燃烧生命,只为了在一轮又一轮如何送菜送饭、洗车洗脚、美甲美容、搭讪艳遇、借高利贷、联结窗帘和电冰箱的挑战赛中搏出更好的名次,然后击鼓传花,快速传给下一棒……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很多巨头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在骨子里并不是商人,而是geek,热衷于创造新奇的事物,热衷于解决难题,热衷于在某个极细分的产品上把质量和性能或功能做到极致,这是geek的天性……科技,在这一刻,非常残忍地拉开了国与国之间的差距。”

  在国外,顶尖投资人已经把目光紧紧锁定“硬科技”。2015年,巴菲特斥资372亿美金收购了航空零部件制造商——企业精密铸造公司,这也是巴菲特历史上最大手笔收购;2016年6月,孙正义率领的软银集团抛售了价值100亿美元阿里巴巴股票,并花费310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移动芯片设计商ARM。在国内,李开复在创新工场开启了科学家入驻模式,由几位科学家亲自带领工程师做AI项目。他认为“科学家的创业机会来临”,“中国必然会在‘硬科技’领域里领跑全球”。

  那么,中科创星投资了哪些有代表性的硬科技呢?王博介绍了几项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科技。

  投资自动驾驶企业驭势科技,这家公司主要业务为机动车自动驾驶产品(装置)研发,其现阶段的自动驾驶产品(装置)依靠双目摄像头、毫米波雷达、超声波雷达、嵌入式高性能服务器等零部件实现自动驾驶。公司目标客户为整车厂商或汽车一级供应商。公司致力于为10亿人交付安全、舒适、低成本的自动驾驶技术、产品和服务。

  投资卫星互联网商业化运营。九天微星是以微小卫星设计、研制、创新应用为主的高科技创新企业,以小卫星组网运营为目标,推动个人微星探索的太空新时代。目标是利用低轨卫星组成空间动态链路,实现高速通信太空网络,对覆盖区域形成无差别信号覆盖,形成不受地域限制的互联网接入服务,高精度导航,低成本的全时、全区域的通信服务。

  投资扎针神器(投影式红外血管成像仪)。这一技术解决了特殊人群(儿童、肥胖者、黑色人种)扎针难问题,商用市场反应良好,已在欧美、非洲国家广泛使用,解决了医护人员更新迭代经验传承难问题。目前,新一代扎针机器人正在研发过程中,未来将实现无人扎针技术。

  投资飞行机器人。被投企业因诺航空是一家以空中机器人研发公司,以自动控制技术、无人驾驶、导航解决方案、视觉重构与分析系统、多场景视觉应用、人工智能研究为短期发展动力;未来将引领中国飞行机器人行业发展方向。

  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中科创星已经成为国内著名的硬科技投资创业孵化平台。“硬科技”的发展不仅仅是科技创新问题,更是事关国家综合国力的大事。王博说,中科创星要做的事,就是投资更多的硬科技公司,助力中国梦。

相关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17-03-11/doc-ifychihc6164772.shtml